第1章

-天啟六年,京城大雪。

“陛下,駕崩了!!”太監一聲哀嚎,尖銳刺耳。

駕崩?周翦在病榻上迷迷糊糊睜開眼。

映入眼簾是一張粉麵丹唇的白狐兒臉,約莫二十芳齡,肌膚粉白,似乎能掐出水來,眉眼間又帶著一絲英氣,可謂是氣質超群,國色天香!

不過她此刻卻披麻戴孝。

草……

這比天上人間的42號技師可漂亮多了!

周翦心中激動大喊,剛想起身,五臟六腑卻鑽心的疼,疼的呲牙咧嘴,無法動彈。

明黃帳子外。

女人冇注意到裡麵的動靜,清淚已乾,玉容淒美:“陛下,您雖討厭我,將我圈禁於冷宮,但夫妻一場,我還是要來送您最後一程。”

“待叛軍入宮,我會報仇,而後自刎於此,為您守節!”

“我秦懷柔,絕不獨活!”她五指攥緊,泛白,美眸浮現一抹決絕。

周翦大驚,好一個剛烈的女子。

不對,這特麼是哪兒?

記憶閃現,他幾乎暈厥!大周朝,紫金宮……

老子,居然穿越了!

砰!

突然一聲巨響,威嚴大門竟被踹開,風雪呼呼呼的灌入殿宇。

一個身穿紫色官服,鷹鉤鼻,惡狼相的中年人闖了進來,毫無尊卑觀念,嘴角還掛著一絲竊喜得意。

他乃丞相,宋元,身後黑壓壓的跟著一眾官員。

宦官宮女,見了他紛紛顫抖,驚恐的退後,要變天了!!

“諸位,天子已然駕崩,國,不能一日無君!”

“本官認為,當快刀斬亂麻,將小慶王速速迎進宮中。”

“先行登基,安穩天下,再操辦陛下喪事!”

周翦一愣,遍體生寒,腦子裡蹦出四個字,謀朝篡位!

但多年的特種兵生涯,讓他迅速冷靜下來,冇有吱聲,而是暫時觀望,伺機而動。

“丞相所言極是!”

“陛下駕崩,又無子嗣,必須要有一個人繼位,小慶王乃皇室血脈,理當繼承大統。”群臣一邊倒的附和。

這時候,床前披麻戴孝的白狐兒臉女人站了起來,怒罵道:“一群混賬,竟敢擅闖陛下寢宮!”

“陛下屍骨未寒,你們就要立新君,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們這群狗賊的奸計嗎?”

宋元眯眼,眸子狠辣。

連皇帝都死於精心編織的“羅網”之下,這個賤人,還敢跳出來,不知所謂。

“嗬!秦懷柔,你私自逃出冷宮,來到陛下榻前,刺殺陛下。”

“該當何罪?!”

聞言,旁人震怖!

好大一頂帽子,但無人敢幫秦懷柔說話,皇帝已死,一切都成了定局。

噌蹭蹭!

幾十把刀出鞘,閃爍出寒芒,將秦懷柔團團圍住。

她冇有懼怕,而是回頭淒美痛苦的看了一眼病塌,然後緩緩拔劍。

聲音淒苦,讓人疼惜:“陛下,臣妾對不起你,冇能替您守住這個江山,冇能生下子嗣,讓這群亂臣賊子顛倒了日月。”

“您在那邊等著我,我血濺於此,以示天下人!”

“我皇室中人,不是軟骨頭!”

聞言,宋元眼中閃過一絲凶光,猙獰道:“給我亂刀砍死這個賤人,為陛下報仇!”

“是!”幾十個軍士大吼,殺氣如麻的撲向秦懷柔。

一場悲劇,即將上演!

躺在病榻上的周翦,終於忍不住了。

這個女人,乃是自己這一世的妻子,如此美人,至死不渝,怎能讓她慘死?

再者一群男人,欺負一個弱女子。

是可忍,熟不可忍!

“王八蛋,老子還冇死呢!”

“我看你們誰敢動朕的女人!”他兩聲大吼,如滾雷炸響。

緊接著,刺啦!他撕開簾子,赤腳衝出來。

前世乃就是特種兵,很有氣勢,加上這具身體的帝王氣質,頓時籠罩了整個紫金宮!

在場所有人一滯,瞳孔睜大,再睜大!

嘴巴能塞下一個鴨蛋。

宋元見狀,魂飛魄散,做賊心虛,驚恐退後:“鬼,鬼啊!!”

“詐屍了,陛下詐屍了!”

“啊!”

“快跑!”

尖叫四起,官員驚恐,頓時亂作一團,爭相逃竄。

唯有秦懷柔,淚流滿麵,死死的看著他,期待而又不可置信,顫音道:“陛下,是你嗎?您真的冇死?”

周翦極其心疼這個女人,幫她擦去眼淚,咬牙道:“朕冇事!”

“愛妃莫哭,今日朕帶你殺出一個朗朗乾坤!”

說完,他扭頭直奔宋元,這個造反的頭目。

重活一世,怎麼可以束手就擒,那不是他周翦與生俱來的強勢作風!

作為前世特種兵,他比誰都清楚,打蛇要打七寸!

“不要過來,快給本丞相殺了他!”

“他是冤魂!”宋元嚇的跌坐在地,驚慌大喊。

“放你祖宗十八代的屁,看清楚了,老子不是鬼!”周翦暴怒,一個耳光直接掄了上去。

啪!

“啊!”

殺豬一般的慘叫發出,宋元的牙齒混著鮮血濺射,臉頰迅速紅腫。

砰砰!

周翦又是接連三腳,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身上,哢嚓的聲音不斷響起,那是骨頭開裂!

雖然這具身體羸弱,但他知道人最脆弱的地方在哪,所以招招致命。

“救……救我!”宋元哀嚎,打滾,慘叫!

滿堂上百號人,驚懼的看著一幕,那些士兵聚起的長刀,愣在空中。

他們逐漸意識到不對勁,陛下,這是活人啊!

龐大的不安,籠罩了多數人,背部開始發寒,誰還敢動手?

一旁,秦懷柔從絕望痛苦中,轉化為愕然,狐狸臉蛋充滿了不可置信!

這還是那個唯唯諾諾的陛下嗎?

怎麼突然如此強勢果決了……

周翦持續動武,打爛了宋元的臉,這個狗東西一臉奸相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,也不知道原主人為什麼信任他。

他喘著粗氣,提起宋元的頭髮,拖拽一條狗一般,血淋淋的。

怒視旁人:“全部給朕跪下,不跪者,皆為宋元同夥!!”

聲如驚雷,彷彿藏著一頭猛虎,讓人敬畏。

眾人看著宋元破爛的臉,惶恐不安,亦不敢置信。

哐當!

兵器墜地。

一個士兵驚慌跪下,緊接著,兩個,三個……十個……

所有人被震懾,連忙下跪,生怕跟宋元一個樣。

皇帝冇死,那麼一切就都不一樣了,即便小慶王也不敢亂來啊,名不正言不順,會被全天下討伐的。

“懷柔,劍拿來!”周翦沉聲,眼中有血絲。

他的記憶裡,這個國家已經腐爛,風雨飄搖,他今天必須要乾點狠辣的事,否則鎮不住背後的那些陰謀者。

秦懷柔大腦空白,陛下要劍做什麼?她下意識的上前,遞出劍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