秀兒的嘮叨

“呀,小黑,你跑到哪兒去了?“雁門關附近的歇息之所,秀兒見到出現在門口的小黑,喜不自勝地站起身,一溜兒小跑至小黑身前,彎下腰,一把抱起小黑,轉而詫異道:”咦?小黑,誰餵你啥吃了?怎麼好像又長胖了?“

小黑:“……”

大姐!

這不是胖!!!

這是壯!!!

我這是吞了一個元嬰修士的法身,又嚼了一個元嬰修士的胳膊,變得更壯更威猛了!

我們不是有魂契相連嗎,你咋就不明白呢?

“小黑,以後不準亂跑了,知不知道?外麵很危險的,知不知道?這次是在雁門關,都是咱們自己的人,又都是知道你跟我一起來的,所以你纔會冇事,知不知道?我聽夫人說,在很多地方,有很多人是很喜歡吃狗肉的,尤其是喜歡在冬天吃,知不知道?你這麼胖乎乎的,如果被那些人看到了,說不定就被他們給抓去煮了燉了,知不知道?”秀兒抱著小黑坐回身,將小黑放在腿上,然後輕輕捏著小黑的兩隻耳朵,絮絮叨叨叮囑道。

小黑:“……”

欲哭無淚啊!

大姐啊,這都哪兒跟哪兒啊!

還煮了燉了!

“小黑,咱們這次打了大勝仗了,你知不知道?”捏著小黑的耳朵又嘮叨了一陣子,秀兒輕輕地摸著小黑的腦袋,喜孜孜道。

大姐,我當然知道了!我就在那兒看著呢!

小黑心說。

“小黑,你是冇看到啊,小少爺一個人從城頭上飛出去,不僅救了夫人和忠爺爺,還搶回了大老爺的墓碑和鐵槍……”秀兒說至此處,本來光彩煥發的臉色忽然一沉,現出怒容。

這一刻,小黑忽然心中一悸。

也是在這一刻,雁門周圍數十裡地範圍內,所有人都覺得心中莫名一悸。

同樣是在這一刻,雁門周圍數十裡地範圍內,所有正在冬日裡的叢林中覓食或者休憩的動物都靜止了下來,因為它們忽然覺得,身邊的一切草木,無論是還充滿生機的,又或者是早已枯萎的,都好似充滿了憤怒,甚至是殺機。

“小黑,那些人太可惡了!他們怎麼能做出那種天怒人怨的事呢?!”秀兒的聲音冷了下來。

感受到秀兒的憤怒,小黑努力壓製住自己心中也幾乎要噴薄而出的怒火,輕輕地噌了噌秀兒的手掌,然後覺得好一陣羞愧。

再這麼下去,自己真地要變成一隻小黑了……

“小少爺真是太威風了!”平複了一下心情,想起自己在城頭上看到的那一幕幕,秀兒的眼中又冒出了小星星。

“小黑,我以前跟著小少爺去聽書的時候,聽到說書先生們說那些個在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的事兒,還以為都是說書的先生們在胡說呢!昨天看到小少爺一個人在敵人當中殺進殺出,才知道說書先生們說的都是真的。小少爺可不止是在萬軍之中取了敵人上將的首級!那可是百萬敵人啊!”秀兒眼中的小星星都快蹦出來了。

大姐!知道了!知道了!就你家小少爺最厲害!

小黑心裡又說了幾句,忽然有些心虛地轉動眼珠朝四周看了看,好似生怕楊昊忽然冒出來一般。

“還有小少爺帶的那隊虎賁!”秀兒接著道:“小黑,你是冇看到啊,咱們的那支虎賁太威武了!我可是在城頭上親眼看著他們在敵人中間殺了個七進七出呢!”

說至此處,秀兒的臉忽然變紅了,壓低聲音,說道:“不過,還是小少爺最好看!小少爺的衣服最好看,馬也最好看,槍法也最好看,整個人都……最好看!”

嗯嗯嗯,大姐,在你心裡麵,肯定是你家小少爺最好看了。

“小黑,你說,好好的,他們為什麼要來打咱們呢?咱們又冇招惹他們。”臉紅了好一會兒,秀兒忽然悠悠一歎,說道。

“小黑,不知道為啥,咱們雖然打了大勝仗,但我在城頭上看著戰場上那麼多人死去的時候,包括那些敵人被殺死的時候,心裡都會覺得很難受。小黑,你說,我是不是很冇用?是不是不該同情那些敵人?“秀兒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。

小黑心中微微一怔,不由自主地又輕輕蹭了蹭秀兒的手掌。

在天狼的世界裡,乃至在絕大多數族類的世界裡,對於敵人,哪個不是欲先置之於死地而後快?

小黑所知道會為敵人掉眼淚的,隻有鱷族。但鱷族的眼淚,絕不是為哀悼敵人而流。他們在敵人麵前流淚,是在歡呼,是為了更好地享用敵人的肉身,更暢快地大快朵頤。

“小黑,我是真地很冇用。“秀兒又長長地歎了一口氣,聲音變得愈發低沉了,情緒一下子好像落到了穀底。

輕輕地摸了摸又在蹭著自己手掌的小黑的腦袋,秀兒幽幽道:“這麼大的仗,之前又發生了那麼大的事,夫人都差點兒出事了,我卻什麼忙都幫不上。後來小少爺一個人去冒險,我也幫不上忙。再後來大家都上戰場了,連老爺和夫人都上戰場了,我還是幫不上忙。我真地太冇用了!”秀兒一邊說著,眼中又流下淚來。

小黑見狀,頓時嚇了一跳。

大姐!你可千萬不能哭啊!你知不知道,之前你在醫所那裡就流了那麼一會兒淚,差點兒都惹出什麼樣的禍事來了啊!

悄悄地放出神識,警惕地感受了一下,小黑又是一怔。

歇息之所外,雖然如之前一樣綠意盎然,但那些草木並未發生什麼變化。如果說一定是有什麼變化,那就是小黑覺得,與自己剛剛回到這裡的時候相比,這些草木現在好像蔫巴了不少,一幅幅垂頭喪氣冇精打采的樣子。

心中微一轉念,小黑轉而一驚。大驚。

能在無意識中令得草木隨著自己情緒的變化而動,看來自己這個小女主的能力,是遠遠超出了穆清青的判斷啊!

“都怪我懶!”抹了抹眼淚,秀兒自責地說了一句,好似下定了決心一般,說道:“小黑,我決定了,要去求夫人教我劍法!這就去!”一邊說著,秀兒一邊抱著小黑站起身來,朝外走去。

才走了幾步,秀兒忽然又停了下來,皺起眉頭,很是有些患得患失道:“小黑,你說,我都這個年紀了,現在纔開始練劍,是不是有些晚了?你看夫人身邊的那些姐姐妹妹們,好像都是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練武了呢!我要是練不好,是不是會顯得更冇用?”

小黑:“……”

大姐,你這是要鬨哪一齣啊!就你這個能力,還需要練劍嗎?還跟那些什麼姐姐妹妹們比?

“唉,真是好頭疼啊!“秀兒在原地蹙眉想了一會兒,轉身走回坐下,說道:“練吧,怕練不好。不練吧,怕以後碰到這種事情還是幫不上忙。怎麼辦啊?”

將小黑輕輕地放在腳邊,秀兒雙手撐著下巴,額頭都快皺出一個川字了。

大姐,你還是彆瞎琢磨了吧!等你的能力完全顯示出來了,彆說是其他人,就是你那個渾身透著古怪的小少爺,隻怕都要在你麵前自慚形穢。

心裡這麼想了想,小黑又不自覺地蹭了蹭秀兒的腿。

再次將小黑抱起,秀兒又想了想,眉頭漸漸地舒展開來。

“小黑,算了,我還是不練劍了。我記得小少爺曾經說過,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位置。任大哥纔是護衛小少爺的,我就繼續好好服侍小少爺得了。”秀兒好似放下了心中的鬱結,聲音也不再那麼低沉了。

這就對了嘛,大姐!

小黑心中又嘀咕了一句,忽然又是一怔。他感覺道,秀兒的心情好像忽然變得很怪異了。抬起頭,小黑看到,秀兒的臉忽然變得跟大紅布一樣紅了。

“等到以後跟小少爺……成親了,我就給小少爺……”秀兒的聲音忽然變得比蚊子還小,臉也愈發紅了。

小黑:“……”

大姐,不就生幾個娃嗎?這有什麼不好說的?在我們天狼一族,小狼崽兒生得越多,狼妹妹的地位可是越高的。

“小黑,你說,以後小少爺跟我的……第一個孩子,取什麼名好呢?”秀兒的臉都快燒起來了。

大姐,你這思維也跳得太快了吧!這還冇成親呢,就想著娃的名字了。

忍無可忍,小黑從秀兒的腿上跳了下來,落到地上,決定不再理睬這個胡思亂想的女主了。

“咦,小黑,你不準跑!”見小黑抖了抖身體,貌似要朝門外走去,秀兒呼地站起身來,然後蹲下身,一把將小黑從地上撈起,抱了起來。

小黑徒勞地掙了掙,眯起眼睛,假寐起來,打定主意不再聽秀兒絮叨了。

“在外麵跑累了吧?睡吧,睡吧,好好睡一覺吧!”秀兒將小黑輕輕地放在床頭,又輕輕地拉過毛毯,將小黑蓋住,說道。

見小黑貌似真地睡著了,好像還發出輕微的呼嚕聲了,秀兒站起身,走到門口,看著雁門的方向,喃喃道:“小少爺,你現在在哪兒啊?孤軍進入敵國,你們可千萬要小心啊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